? 第三百二十五章 好琴配好曲-超时空垃圾站 网络ag赌博的技巧|平台,ag官网|开户,ag平台怎么代理|官方网站

超时空垃圾站

第三百二十五章 好琴配好曲

第三百二十五章 好琴配好曲2017-11-11 22:19:36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(抱歉延时了,已经修改为正文,可以看了。一万字大章哦,等于普通五章,所以收费高,修改后是不会再次收费的,所以不存在多花了钱的现象。手机端客户端如果看不到,书架删除之后再上架,就看到了。)

????最终,谢老没有去医院,从喝完人参茶之后,他就越来越精气神十足,确实根本用不着去。张医生越发感到惊奇,也求了几根人参根须,带回去研究。

????寿宴在晚上十点多的时候,终究是结束了,宾客们开始散场。

????这场寿宴,最出风头最让慕容琴印象深刻的,毫无疑问是苏璟。因为宴会中苏璟有意提了提完美宠物乐园,所以完美宠物乐园也跟着被慕容琴记住了。只要慕容琴提点一下,完美宠物乐园就能更上一层楼,而自己也能借着关系,更加方便地购买各种稀奇古怪的动物了。参加寿宴一开始的最主要的目的,也就达成了。

????“苏先生,我是中云宠物协会副会长,刚刚跟慕容先生聊天还提起你呢,有没有兴趣加入宠物协会?”

????“苏先生,我是中云书法协会的会长,这是我的名片,欢迎苏先生来书法协会做客,要是能加入书法协会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”

????“苏先生,我是唐人音乐公司经理,请问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公司?”

????散会前,一个又一个上前搭讪,宠物书法音乐方面的都有,向苏璟抛出橄榄枝,苏璟收下了名片,并且说考虑考虑,不过除了宠物协会之外,其他苏璟基本不会考虑。加入宠物协会,倒是还不错,至少可以为购买各种宠物提供一些便利,说白了跟其他宠物协会会员沟通交流也更方便,宠物方面的信息也就更加灵通。

????于是,苏璟选择了加入,不过不是一个人加入,而是将朱建华也拉上了。朱建华身在宠物乐园工作,自然是乐意得很,这对他更有帮助。如果是普通会员,那也许在协会没有什么话语权,但他们可是受到慕容琴推荐的,加上完美宠物乐园的风头,还是有一定分量的。

????“璟哥,跟你商量个事。”刘青跑了过来,鼻子里还塞着一张纸,生怕再流鼻血。不过,人参根须药力在他体内扩散开来,使他感觉无比的生龙活虎。

????“等小老鼠长大繁殖了,我答应送你一只,不过其他宠物免谈。”苏璟说道。

????“谢谢璟哥。”听到苏璟再次确认送老鼠,刘青喜笑颜开,转而说道,“不过,我要跟你商量的是另外一件事,我听说你最近在搜集各种稀奇古怪的宠物,为此刚刚还加入了宠物协会呢。”

????“所以呢?”苏璟问道。

????“所以,我想跟你引荐一个人。”刘青左右看了看,压低声音说道,“那人又各种动物的资源,甚至连老虎狮子都能搞到。”

????“哦?来路正吗?”苏璟顿时来了兴趣,哪怕有慕容琴提点,也不见得能买到老虎狮子啊,那家伙有什么能耐,竟然可以弄到老虎狮子。老虎狮子毕竟强大,哪怕是苏璟培养的狗狗,看起来威猛无比,但在没有经过培养的老虎狮子面前,依然不够看。若是老虎狮子经过玉牙鱼培养,那绝对能成为强大的战力,除了斗狼金雕食人藤之外,估计没有其他宠物能够与之匹敌,万一出现什么危险生物,也就多了一个保障。

????苏璟唯一担心的是,那家伙的动物来路不正,不过话又说回来,老虎狮子可是受保护动物,国内不允许随意销售的,说来路正也不太可能。

????“管他什么来路,反正你是买家,而且你买来也是养着,不会再销售也不会伤害,所以不会有什么事,被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买去,还不如被璟哥你买去,至少能让动物们下半辈子过得很好。”刘青挤了挤眼。

????“也对。”苏璟点了点头,不过心里动了别的心思。

????“不过,正因为来路可能不太正,那人很小心谨慎,可不会轻易让出一些珍贵的动物,就算是我,关系也还不够密切。”刘青说道。

????“那你提起他有个毛用。”

????“璟哥你听我说完,过一段时间,那人要举办一场狩猎比赛,我已经参加了,他说了这场比赛的胜者,将成为他的贵宾,我们行里人知道,那意味着可以任意挑选宠物购买。甚至,可能还会免费送你一两只呢。”刘青说道。

????“原来如此。”苏璟明白了过来。

????“璟哥你也参加呗,你的狗狗若是参加,必然能够大展神威,获得胜利。另外,临时借我一条狗狗行不行,这样我就不至于给你丢脸了。”刘青面露笑容,说出了自己最终意图。

????“我也参加,不过狗不借你。”苏璟笑了笑道。

????“璟哥,你怎能这样?那我不介绍你了,没有我介绍你参加不了。”刘青赌气道。

????“那我也不送你老鼠了。”苏璟浑不在意道。

????“呃……璟哥我跟你开玩笑的,马上打电话推荐你参赛。”刘青为老鼠折腰了,说好之后,他带着他爷爷刘鸿一起离开了。

????这时候,宾客已经散得差不多了,王嫣跟慕容仙儿告别之后,也离开了,至始至终,都没有跟苏璟说上一句话,谁都没有上前搭话的意思。

????苏璟施晴朱建华刘茵留了下来,古月古韵黎萱蒋绍也没有离开,苏璟对慕容琴说道:“慕容先生,我有一把上好的古琴,可惜断了两根弦,你能否帮我看看?”

????“当然可以。”慕容琴如苏璟所料,果然很感兴趣,慕容琴是一个琴痴,喜欢弹琴,也喜欢打造古琴,要不然也不会打造出世界顶尖的古琴了。

????苏璟下了一楼,从车里拿出了那把从蛮荒记时空垃圾中的找到的古琴,搬回二楼,慕容琴慕容仙儿古月等人只是看了一眼,便眼睛微微一亮。因为,上面的断纹实在太漂亮了,不出意外,这应该是一把年代悠久的好琴。

????“好沉。”慕容琴接过古琴,便露出了惊讶之色。然后,他拨动了一根琴弦,松透圆润优美动听的琴音响起,而且这琴音竟然在空中回档,久久不能消散。

????“好琴!”慕容琴慕容仙儿古月等人,纷纷赞叹。

????慕容琴迫不及待,继续拨动其他琴弦,检查声音,然后观察古琴全身,最终震惊地道:“我这辈子打造过无数的琴,见过无数天下好琴,然而从未有一把,能与这把相提并论。就算是飞仙吟月天籁三把古琴与它相比,也是淤泥之别。”

????慕容仙儿古月古韵等人纷纷瞪大了眼睛,从未听过慕容琴对一把古琴,给出这么高度的赞美,而且这把琴还断了两根弦呢。

????“阿璟,你上哪弄来这把古琴的?”古月问道。

????“一个摆地摊的那里淘来的。”苏璟说道。

????“果然好东西在民间啊。”古月感叹道。

????“慕容先生,这古琴能不能修?”苏璟问道。

????“修肯定是能修的,不过这琴弦,我看不出究竟是什么材料,在我的认知里,没有这么完美的琴弦,普通琴弦根本配不上。”慕容琴一边爱不释手地抚摸着琴弦,一边说道。

????“你看看这几根,可合适?”苏璟拿出三根琴弦,是来自琴帝时空的那把破琴当中,取下的唯一三根完好的,这三根原本就脱落了,一开始苏璟还以为断了,拿下来也没费工夫。

????“咦!”慕容琴接过琴弦,抚摸了一下,便露出了惊讶之色,然后将琴弦按在琴上,拨动弹了弹,喜道,“这琴弦估计能配得上,这究竟是什么材料?”

????“我也不清楚,是买这古琴一起买的。”苏璟说道。

????“我马上装上去试试。”慕容琴迫不及待地道。

????“这事不急,先放你那,慢慢修吧。”苏璟说道。

????将古琴交给慕容琴之后,苏璟施晴朱建华刘茵便一起离开了,先送了朱建华刘茵回去,然后苏璟才送施晴回家,最后才回自己家。

????当天晚上,苏璟在寿宴上的表现,便被发到了网上,又被疯传了。其中三只小老鼠,一夜之间便获得了不少的粉丝,那副山水画,有许多真相打探,试图购买。苏璟弹奏的那首十面埋伏,更是在网上疯传,录音的放到网络上,依然让人疯狂,不过效果没有那么夸张,普通人都能完全承受,而且在能承受的基础上,这首曲子便显得极为好听而刺激了,玩游戏做运动的时候,听起来简直碉堡了。经过苏璟的同意,王思雅将这首曲子放到了收费网站,迅速冲上了下载榜首。

????这首曲子之所以能一夜之间那么火,除了好听刺激之外,还有两个原因:其一,这可是《培源静心曲》和《凤求凰》的原创苏璟创作的,苏璟现在几乎成了古琴招牌了;其二,苏璟弹琴将看不起中国人的汉森吓跑的视频,让无数人拍手称快,从而对这首曲子,也多了无限的好感。

????因为这个视频的传播,让苏璟名气更加火爆,多了无数的粉丝,以前大多数人知道《培源静心曲》和《凤求凰》,但却不清楚弹奏者,典型歌曲红人不红的类型。哪怕《凤求凰》有表演视频,也没有太多人看,毕竟不过是表演,也没什么好看的,听琴曲就够了。

????但是,赶跑看不起中国了的汉森这是一个事件,引起了广泛关注,效果是截然不同的。所以,苏璟一下子成了“网红”,受到许多人的追捧。

????对于网络上的消息,苏璟却是没有怎么去关注,回家之后收拾了一阵子垃圾之后便睡了,第二天大早,却被鹦鹉吵醒,说沈宏来访。

????“沈宏来我家干什么?”苏璟疑惑道,不过还是出去迎接了,虽然沈宏是个老奸巨猾的家伙,不过也没坑到自己,还帮了自己不少忙。

????打开院门,便见沈宏宋老还有一个中年男子站在门口,沈宏一见到苏璟,便迫不及待地说道:“苏璟,网上疯传的那副山水画,可还在你这?”

????“在啊。”苏璟恍然大悟,原来沈宏是为了这个。

????“能不能给我瞧瞧,还有上次发图片给我看的六方瓶,我也可以顺便免费帮你鉴定一下。”沈宏说道,他尽量保持冷静,但是微颤的声音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。

????“请进。”苏璟说道,六方瓶他留了下来,准备自己收藏,其他瓷器则是全部交给了唐家,已经联系了国内最大的拍卖行,正在准备公开拍卖呢。其实,这些海捞瓷如果放到国外,容易拍卖出更加高的价格,不过苏璟不想这些瓷器流到国外,所以跟唐豪说好了只能国内卖。

????“苏先生可真是福源不浅啊,每次见你你都有新的宝贝。”宋老感叹道,第一次见是来苏璟家鉴定竹石图和龙涎香,第二次是在古玩店鉴定几样古董,这是第三次。每次,苏璟都手里多了很好让他都梦寐以求的宝贝,真不知道这年轻人是不是被上天眷顾了。

????“呵呵,运气好点罢了。”苏璟笑了笑,带着沈宏宋老和中年男子上了四楼,六方瓶就放在墙角当饰品,所以一进去沈宏宋老中年男子便看到了,他们迫不及待地走上前察看,经过鉴定之后,确认是古董。其实哪怕不用他们鉴定,苏璟现在也能确定是真品了,一船的瓷器都拿去鉴定过,都是古董,难道这个最漂亮的六方瓶,还能是假的?

????沈宏宋老中年男子都对这个六方瓶爱不释手,围着看了又看。不过,等苏璟拿出山水画之后,他们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了过去,围着山水画惊叹连连。其实,沈宏最擅长是陶瓷而不是山水画,不过也算是十分懂行,宋老更加专业,所以看得出这幅画却是如传言一样十分的不凡。

????“苏先生,有没有兴趣将这六方瓶和这幅画拿到万宝拍卖行拍卖?”宋老问道。

????“不了,我想留着自己收藏。”苏璟说道,现在不缺钱,可以开始自己收藏喜欢的宝贝了,就算将来缺钱,也可以到那时再卖。六方瓶山水画这些货真价实独一无二的宝贝,基本不可能贬值,越是收藏将来越是价值高。

????听苏璟这么说,沈宏宋老一点都不奇怪,这么好的宝贝,只要不是缺钱,谁不想自己留着,他们心里都是羡慕不已,自己的收藏库当中,没有任何一件,能比得上这山书画的十分之一。

????“咦,这是什么木?”忽然,中年男子盯着角落的几把或深黄或深褐的破椅子破沙发看,这些椅子沙发不仅破烂,而且看得出根本没有喷漆,但是花纹美丽色泽柔和,散发着淡淡香味。

????“嗯?”沈宏和宋老也转头看去。

????“对了,这些木头也顺便帮我鉴定一下吧。”苏璟说道,这些破椅子破沙发,正是从莽荒纪时空垃圾中搬上来的,一开始苏璟还拿了一张当椅子坐着来收拾垃圾。因为除了第一次盘龙垃圾之外,连续不知道多少次垃圾中的木头,都只能当燃料,所以他不由自主地没去怎么关注这些破椅子破沙发。

????但是,后来发现这些木头闻着很好闻,而且看着也很漂亮,不由心想,这莫非是什么檀香?不过,他毕竟不是内行,所以辨认不出来,便搬到了楼上,准备慢慢看,或者请人鉴定。现在沈宏宋老都在场,给他们看看再好不过。

????“天哪,我没看错吧。”宋老走过去仔细观察了一会儿一张破椅子,然后震惊地道。

????“这……这……这莫非是海南黄花梨?而且还是这么漂亮的鬼脸,而且看起来似乎是千百年的老料。”中年男子也震惊道。

????“我的天。”沈宏看了一张看第二张,一连将角落几张椅子沙发都看了一遍,激动得身体都微微颤抖了,比见到树根老道龙涎香和山水画都还要激动。

????“海南黄花梨?”苏璟一喜,听说过这种木头,如果没记错,应该是五大名木之一。

????“我们再仔细看看,看清楚再定论。”宋老沈宏中年男子都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生怕鉴定错误,又仔细看了起来。并且拿出一些工具,仔细鉴定。

????“我查查看。”苏璟拿出手机,上网搜索查看,不查不知道,一查吓一跳,这所谓海南黄花梨的珍贵,超出自己的想象。海南黄花梨,中文学名降香黄檀,又称海南黄檀木。原产地中国海南岛吊罗山尖峰岭低海拔的平原和丘陵地区,多生长在吊罗山海拔100米左右阳光充足的地方。因其成材缓慢木质坚实花纹漂亮,始终位列五大名木之一,现为国家二级保护植物。

????海南黄花梨很贵,一些极品的黄花梨佛珠手串,价值要上万甚至几十万,简直比黄金还贵。对比小叶紫檀,海南黄花梨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????“天哪,这张沙发不仅仅是海南黄花梨,还是瘤疤!”宋老忽然惊呼出声。

????“什么?”沈宏和中年男子同时一惊,跑了过去,然后激动得气都快喘不上来了。

????“什么是瘤疤,很珍贵吗?”苏璟不懂就问。

????“何止是珍贵,这简直……简直……简直要疯了。”中年男子激动得话都说不清楚了,深吸了一口气,才快速跟苏璟解释了一下。瘤疤亦称瘿子,属存世量极为稀少的品种。海黄瘤疤被称为木材界的“病态美”,是海黄树的一种愈伤组织,是树木病变后细胞无性繁殖形成的一种自我保护,瘤疤形成的时间需要树龄更长,生长环境极为特殊,而以其独特的纹理奇缺的存世量,稳居海黄文玩收藏之王。目前20mm的瘤疤手串价格根据瘿子分布的密集程度,市场价在3-10万之间。曾经有一个海黄瘤疤木碗,以30万元成交。

????海南黄花梨的老木就少有大件,瘤疤就更不用说了,基本都是手串之类的小件。然而,摆在眼前的,竟然是一张长两米的瘤疤沙发!

????“海南黄花梨瘤疤沙发,这简直疯了!”沈宏也是激动地难以自已。

????“那这沙发值得多少钱?”苏璟问道。

????“无法估计。”沈宏宋老中年男子异口同声,是的完全无法估计,如此密集的瘤疤,汇聚成一张沙发,举世罕见,根本就无法估价。若非亲眼所见,他们都不敢相信,这世上竟然有如此巨大的一张海黄瘤疤沙发。这么大件,哪怕完全是一堆散乱的木头,也极为珍贵,更何况这张沙发只是有些破烂,修一下还能修好。这张沙发,可以说身家过亿的富翁,都不一定坐得起。

????“这些椅子,沙发,你究竟从哪得到的?”沈宏无法淡定,询问道,宋老和中年男子也是看着苏璟,一副想要知道的样子。如果知道出处,说什么也要去瞧一瞧,哪怕捡到那么一两块碎块,也是很值得啊。

????“这个,一个家道中落的人家变卖家具,我从中淘来的,因为有些破烂,所以他们只收了几百块,看来我又捡漏了。”苏璟人畜无害地笑了笑。

????“……”沈宏宋老中年男子都简直想灭了苏璟,这何止是捡漏,简直是捡了弥天大漏啊,你好运得这么惊天地泣鬼神,不怕遭天谴吗?

????苏璟其实想要将价格说得稍微高一点,免得他们心里不平衡,不过这种东西,说得价格高点反而不可信了。因为价格一高,证明对方也有些懂行,一旦有些懂行,这个高点的价格就显得太低太不正常了。

????“沈老这回怎么不打算买了?”苏璟笑了笑道。

????“你小子这么精,我又坑不了你,买得起吗?”沈宏没好气地道,他怎么可能不想买,这几张椅子沙发,他恨不得立即买回家里,可惜自己哪里够钱啊,估计连零头都不够。

????“你们只说无法估计,就没有个大概数额吗?”苏璟问道。

????“这么跟你说吧,拍卖场曾经出现过一些黄花梨大件,曾有一把宫廷御制明代黄花梨交椅,堪称博物馆级藏品,以rmb6944万元的高价成交。一套四张明?十七世纪黄花梨圈椅,以rmb6011万元成交。一件清康熙?黄花梨独板大架几案,以rmb5639万元成交……这几件黄花梨大件,如果现在再拍卖,价格可能更高。你这些沙发椅子,虽然破烂了,但是材料,却要比那些还要更加珍贵,只要有人想要,多高价都有可能,你让我们怎么估价?”宋老没好气地道。

????“原来是这样。”苏璟点了点头,心中大喜,这些破烂椅子沙发,比想象中价格还高许多呢。莽荒纪时空果然不一样,扔垃圾堆的破烂椅子沙发,都是这样的极品。想想也是,莽荒纪时空可是修仙世界,法宝妖兽修仙之法什么的才珍贵,环境对比地球来说,简直就是仙境,什么海南黄花梨,可能随处都是,一些农村的都可能砍来当柴烧呢。

????“麻烦你们鉴定了,这样吧,这张椅子破烂得太不成样了,估计是拼不起来了,这三块木头,你们一人一块吧。”苏璟随手捡起三块破烂的椅子脚。

????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沈宏宋老中年男子顿时眼睛一亮。

????“当然是真的,如果你们不要就算了。”苏璟说道。

????“要要,怎么可能不要。”沈宏动作最快,抢了最大一块,宋老和中年男子要了另外两块,他们脸上都快笑开了花,若是让不知情的人看到,恐怕要笑他们白痴,区区极快破烂椅子脚,你们竟然高兴成这样,脑子有问题吗?

????沈宏宋老中年男子都有些舍不得离开了,是苏璟说还有事忙,他们才依依不舍离开,临走之前,沈宏又打起了苏璟的宠物的主意,可惜苏璟坚决不卖,他只好作罢了。

????“这些椅子沙发,修好了留着自己用。”苏璟这样想着,还是那句话,现在不缺钱,干脆当一个收藏家,宝贝自己收藏着,毕竟这些可是用钱都买不到的。如果真的实在缺钱用了,再卖不迟,这种宝贝贬值的可能性很低。

????而且,刚刚网上查到资料得知,海南黄花梨的香味对身体还很有好处。海南黄花梨之所以珍贵,除了花纹材质受人追捧之外,还有一个因素便是香味。黄花梨具有降香黄檀这个树种独特的香味,这是一种中药,对身体有很多方面的帮助。而这些破椅子破沙发还是千年难遇的老料,这样的老料非常醇香,是千百年沉淀的结果。

????“看来,该请一位木匠大师,帮我修一修这些椅子沙发了。”这些椅子沙发,就算随便叫一个木匠,都能修好,但是恐怕无法修到完美,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瑕疵,这是苏璟或者说任何一个收藏家,都无法忍受的事情。如果是普通桌椅,那没什么关系,可是这可是超过千万的宝贝啊,怎能随便?

????不过,苏璟也没有急着找人,而是下到一楼,继续收拾垃圾。这堆垃圾,老鼠手书废纸画卷古琴都给了自己太多的惊喜了,所以他检查得更加的仔细。

????“咦!”苏璟看到三个乒乓球大小的的核,捡起来一看,发现似乎是桃核,苏璟眼睛微微一亮,没有丝毫犹豫,当即决定种植了。这可是来自莽荒纪时空的桃核,甚至可能是修士吃剩的,修士喜欢吃的桃子,有可能不美味吗?

????苏璟注意到,其中一个桃核,没有吃得很干净,上面还留了几小片果肉,散发出极为浓郁的香醇味道,若非是别人吃剩的,苏璟都忍不住要咬上一口。苏璟将它冲干净,然后叫来了几只小鸟,问它们吃不吃,结果它们也不回话,直接迅速地啄了起来,三两口将剩下的几小片沾在桃核上的桃肉给吃了,吃完之后还叽叽喳喳地叫着:“好吃,好吃,还要,还要。”

????“有多好吃?”苏璟问道。

????“超级好吃。”

????“比玉牙鱼还好吃。”

????听着小鸟们的叫声,苏璟愣了愣,居然比玉牙鱼还好吃,真的假的?不过,这些小鸟本来是吃素的,可能是因为这个,更偏向于桃子吧。不过,这桃子十分好吃是毋庸置疑的了。

????苏璟将果核带到了三楼,用三个小花盆装了灵石矿渣,然后将三颗桃核埋了下去。打算等发芽长大了一些,再挖出来种在三楼的地上。

????苏璟继续收拾垃圾,破烂衣服兽皮衣之类的依然是收起来,这样自己能够“设计”出来的款式又多了不少,几把断剑苏璟试过,锋利坚硬程度远远低于预期,肯定不是法宝,可能只是普通人使用的武器。莽荒纪虽然是修仙世界,修士使用的法器绝对是削铁如泥,但普通人的冶炼技术,却不见得比得上现代,所以普通人的断剑,在现代估计一文不值。

????“咦!”苏璟看到了一块蜂巢,看起来还比较新鲜,不过被压扁了,上面还有鞋印,苏璟捡起来观察了一下,发现里面还有一些蜜蜂卵,虽然大部分蜂巢被踩扁压扁,蜜蜂卵估计也大部分死了,但是还剩下那么一小部分,可能还活着。

????“也养起来吧,就算是普通蜜蜂,也能给各种兰花金茶花传播花粉不是。”苏璟将这个蜂巢,也放到了三楼去,打算让它自然孵化。

????接下来,苏璟用了将近一整天的时间,才终于将剩下的所有垃圾,都收拾清理检查了一遍,失望地发现,再也没有找到其他有价值的东西。再三确认之后,苏璟用货车装着大量的垃圾,装去了垃圾场,幸亏这大多数都是生活垃圾,放到现在也不会有什么出奇的。

????下午时分,鹦鹉又汇报有人找上门,是慕容仙儿。苏璟下去迎接,只见慕容仙儿美女秘书中年男子站在门口,慕容仙儿手上抱着一把古琴,正是那把苏璟拿给慕容琴修理的古琴,如今两根断弦,已经安装好。

????“打个电话让我去拿就好了,怎么好麻烦慕容小姐亲自送过来。”苏璟都有些不好意思了,原本古琴就是麻烦人家修,也没给钱的,修好居然还要人家送过来。

????“反正我今天没事,就送过来了。打算听你用这把琴弹奏一曲,可行?”慕容仙儿抿嘴一笑,这笑容灿烂的样子,一点没有明星架子。

????“当然可以,请进。”苏璟笑道,古月是自己老是,慕容琴是古月老师,所以慕容琴就是自己师公。对于这位师公的孙女,也无形中多了一份亲切感。

????苏璟请了三人进来,既然要弹奏,坐在院子外效果会更好,所以苏璟没有带他们上四楼,而是坐在院子的椅子上。接过古琴,苏璟越看越喜欢,慕容琴不仅仅修好了两根弦,甚至连一些磨损都修不过,整把琴看起来非常的完好,简直完美。

????“对了,我爷爷叫我问一下,这把琴叫什么名字?”慕容仙儿问道。

????“没有名字,你爷爷怎么不帮我取一个,飞仙吟月天籁都很不错啊。”苏璟笑道。

????“这三个名字,都是根据我们的名字取的,飞仙是送给我的,取自我的名字,吟月是送给古月老师的,取自古月老师的名字,天籁是送给那个秦籁的,所以取自他的名字。我爷爷估计想过用你的名字来取,可是想不到好名字,于是干脆说你的琴还是你取名算了。”慕容仙儿竟然损起自己爷爷来。

????“秦人戴雨露,铭勒寳瑜璟,就叫瑜璟吧。”苏璟想了想道。

????“好名字!”慕容仙儿很是捧场地鼓起了手掌。

????“那么,开始弹奏了。”苏璟笑道,手指连动,一段悠扬柔和欢快的琴音响起,慕容仙儿美女秘书中年男子都是眼睛一亮,很快沉浸在了欢快的节奏中了。

????这时候,又是一辆车停在了门口,走下一个儒雅中年男子,竟然是秦籁,他下车之后,便听到了欢快的琴音,仔细聆听,也很快沉醉其中,呆呆地站在车旁一动不动。

????这首曲子乍听只是有些悠扬柔和轻快,并没有多高深,可是越听越沉醉其中,平淡中有着难以拒绝的魔力,让人不由得伴随着琴音而欢快起来。

????这也是琴帝时空的曲子——《欢乐颂》,在琴帝时空只是一曲很普通的琴魔法曲子,并没有什么攻击效果,不过不可否认的是,这是一首很好听的曲子。

????过了好一阵子,琴音落下,慕容仙儿美女秘书中年男子都不由得鼓起掌来,慕容仙儿惊叹道:“我爷爷说得没错,好琴才能配好曲,瑜璟跟这首曲子配合,再由你弹奏,太好听了!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?”

????“欢乐颂。”苏璟说道。

????“我刚刚录下来了,我能学吗?”慕容仙儿拿出手机晃了晃,旁边的美女秘书和中年男子都是微微瞪大眼睛,小姐最近似乎喜欢上了用手机呢。不过,不经过人家同意就录人家的琴曲,这样真的好吗?毕竟,这似乎是人家新谱的曲子呢,也许还是没有注册过的,价值很大。

????幸亏,苏璟很是大方地说道:“当然可以,你要是想在音乐会上弹奏也行,随便用。”

????慕容仙儿脸上笑开了花,故意亲自送古琴过来,实在太英明神武了。来这么一趟,就得到一首如此好听的曲子,简直太赚了。

????秦籁还在门口,站了许久都没回过神,脑海中还在回荡着《欢乐颂》。

????昨天他回去之后,又从网上找了视频,重新听了十面埋伏,不是他自找虐,而是内心还有些难以置信,这世上竟然有这种曲子。但是越听,越感觉到自己渺小,感觉到在古琴上的自傲,是多么的可笑,网上听效果虽然比现场差一些,但依然足以一次次地刷新他的认知。

????秦籁又从网上,找到了苏璟以前弹奏的曲子《培源静心曲》和《凤求凰》,内心的震撼再次攀升,哪怕金钱至上的他,此时都升起了一种感觉——这些曲子,根本无法用金钱来衡量。如果真的用金钱来衡量,从这几首曲子的火爆程度,可以预见苏璟如果要以此赚钱,绝对要比自己多不知道多少倍,如果要跟自己竞争,那么自己的饭碗根本就难以保住。

????秦籁刚刚听完《欢乐颂》,内心再次被震撼了。

????秦籁以前很讨厌那种爱琴如命,批判自己只把古琴当成赚钱工具而不尊重古琴的人,他觉得那些人很失败,把琴看得那么重,但却水平那么差。但是现在,他控制不住地审视自己起来,或许正是因为不尊重古琴,所以境界如此低下却不自知。

????过了许久,秦籁才回过神,从车里拿出一把古琴,走上前想要按门铃,但却两只鹦鹉飞下来问话,秦籁微微愣了愣,不过根本没心思去理会这个,告知了两只鹦鹉自己的名字。

????鹦鹉飞去向苏璟汇报:“有客人,有客人,是秦籁。”

????苏璟和慕容仙儿都是眉头一皱:“这家伙来这干什么?”

????苏璟走过去开门,慕容仙儿也跟了上去,只见秦籁站在了门口,手上抱着一把古琴,如果苏璟没看错,那应该是天籁,慕容琴的三件得意之作之一。

????秦籁见到慕容仙儿也在,不由愣了愣,接着神色恢复平静,对苏璟说道:“苏先生,请问刚刚弹奏的曲子,叫什么名字?”

????“欢乐颂。”苏璟看着秦籁回答道。

????“好曲子!”秦籁不冷不热地赞了一声,然后将天籁递出去。

????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苏璟疑惑道。

????“感谢你让我听到了《十面埋伏》《欢乐颂》《培源静心曲》《凤求凰》这样好的曲子,也让我明白了自己究竟是怎样的井底之蛙,这把天籁,你才配得上,我不配。你收下自己用也罢,还给慕容琴也罢,随你便。”秦籁将天籁塞到苏璟手上,没有逗留,坐上了汽车,开车离开了。

????苏璟和慕容仙儿面面相觑,第二天便听到消息,秦籁退出了那家美国音乐公司,甚至连最后一笔工资都没有要,而那个汉森据说在医院大病了一场,再也不敢目中无人,变得低调了许多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